点开右上角...
然后点击下方
108社区 - 本地人自己的APP
立即下载
花的彼岸是你
花的彼岸是你

追他时候他百般拒绝,如今她相亲开始新生活,他反倒放不下了

宁柠收到手里这个同城快递的时候是蒙圈的,里面都是些她偶尔微博点赞或者转发过的抽奖博里的奖品,不多,但是很全,尤其是寄件人那里的名字是简川。宁柠沉思了许久,摁开手机找到简川的号码,拨了过去。接通以后没几声电话被接起。宁柠正要开口问,简川略带鼻音的声音传过来:“宁宁?收到快递了?”“你怎么了?”“有点发烧,没啥大事。”宁柠沉默了一会说:“吃药了吗?”“吃了。”不痛不痒地说了几句,宁柠挂断了电话,简川翻了个身,蒙上被。门铃响起来。简川迷迷糊糊起身开门,对上宁柠湿漉漉的眼。烧得染上粉红的脸露出一个笑来。“我的药来了。”1刚刚结束高考的那年暑假,宁柠闲得宅在家生蘑菇,每天吃完饭不是抱着手机打游戏,就是看剧里男女主的甜蜜蜜笑出猪叫。她妈实在看不过她这副懒骨头样,换着花样想把她撵出去透透气,于是宁柠在上大三的哥哥宁靖临危受命,不得不思考怎么想法子把他的宅女妹妹弄出去。恰逢舍友打算去学校附近新建成的欢乐谷玩,他好说歹说不容易把妹妹劝出来,结果导师一个电话打进来,他没法子只能硬着头皮给他窝里横的妹妹打电话。“什么?哥你不去了?”宁柠恨不得钻进手机里把他哥拖出来打一顿,“那就我一个人?”宁靖赶紧一下子把手机拿远避免耳朵被她妹的河东狮吼搞聋,赔罪道:“这不是临时有事嘛,刚好我三个舍友也想去,你们就一起去呗。”宁靖放了宁柠鸽子。宁柠觉得她哥又是这副没什么大事的老样子,小算盘打的啪啪响。“哥,你说吧,怎么补偿我。”宁靖非常知趣地给他妹发了个微信红包,末了,十分了解自家妹子的宁靖,小小声给她透露:“我的舍友里面有个大帅哥!”宁柠眼睛一亮,问道:“有多帅!”宁靖笑得很矜持,话里都是得意:“也就比我帅那么一点吧。”宁靖一身黑皮,脸上还冒着青春痘,又懒得打理自己,头发就随便一剃,衣服也不在意搭配,活脱脱一个糙汉。“是了是了,我哥最帅。”宁柠有气无力地敷衍道,给零花钱的哥哥现在就是大爷。等宁柠见到简川的时候,她才明白她哥的所谓的帅一点是多么的不靠谱。以前宁柠不相信一见钟情这个词的,现在,她信了,一见钟情的是脸这话果然没错。前几天查天气的时候还报道今天阴转多雨,没想到今天就晴空万里。宁靖给了宁柠简川的电话号码,准备让她今天联系他,宁柠跨了个小包,踏了个运动鞋素面朝天就出门了。阳光毒辣,来接的大巴停在宁靖学校生活三区公交站,宁柠绕着学校找了一圈都没找到,喘得上气不接下气,只好给素未谋面的哥哥舍友打电话。“喂,你好。”宁柠停下脚步,抹了一把额头的薄汗。“你好。”声音清冽地像是从幽静竹林里的泉眼儿冒出来的,宁柠烦躁的心被安抚下来,一下子磕巴起来:“我是宁柠,我是宁靖的妹妹。”“妹妹你好。”简川又问:“你到了吗?”宁柠左右看了看,周围都是一模一样的榕树,她实在是分不清方向。她声音有点小:“实在是不好意思啊,我找不到那个公交站在哪。”“没关系,我没找很久。”他又说:“你今天是不是背了个小兔子包包。”话筒里传来洒水车的音乐。宁柠下意识点了头,前面一辆洒水车开过,水雾袭来,她往里走了走避开水站定随后“嗯”了一声,这时候宁柠才后知后觉地转过身,简川微喘着气快步向她走过来,脸被太阳晒得很红,额上有汗淌下来。肤白长腿,薄唇剑眉。是个帅哥。宁柠的脸莫名其妙地红了,心脏也不争气地跳个不停,她尴尬地抓着小白兔包包的拉链,装饰用的假兔子毛都快给她薅秃了。她看到简川对她笑了笑,嘴角扬起的样子让她整个人都觉得明朗起来。“找到你了。”他淡淡地说。2宁柠亦步亦趋地跟在简川后面上了大巴,原来大巴就停在宁柠身后那条路的拐弯处,宁柠再几步就能看见。车上没剩几个位置,简川另外两个舍友的后座刚好空着,简川招呼她坐下。宁柠在简川旁边坐立不安,前面的阿木和阿余凑过来夸她:“你长得这么好看,你哥怎么都没遗传到你爸妈的优点。”宁柠坐得端庄,两手拘谨地放在腿上,腼腆地笑笑:“没有啦,我哥也不错啦。”阿木和阿余嘻嘻笑,给她讲她哥的糗事,宁柠慢慢放松下来,和他们笑成一片。简川开始怕宁柠尴尬,跟宁柠说了好些话,这会车厢里放着音乐,简川闭着眼安静靠在椅背上,宁柠偷偷看了简川一眼,简川的睫毛颤动了两下,宁柠触电般靠回去,闭上眼假装睡着。宁柠靠窗,车子还没上高速,猝不及防拐了个弯。简川把手垫在宁柠的头和玻璃之间,宁柠的一颗大头才幸免遇难。阳光透过车窗,打在宁柠脸上,简川睁开眼就看到睡得明显不安稳缩在一起的宁柠,抬手轻轻把窗帘拉起来,把空调出风口调了调。良久,睡着的简川的头往一边偏,宁柠挺了挺单薄的小身板,简川的无意识左右摇摆的头顺势靠在了她肩膀上,宁柠心里一片柔软,嘴角噙着一点得逞的笑意。到了欢乐谷,宁柠就跟出了笼的小鸟一般,活力十足,在玩了好几个项目以后,阿余两人累得步子都拖沓了,宁柠还是一副跃跃欲试的往跳楼机方向走,阿余阿木两人刚走进就听到此起彼伏的尖叫,说什么也不肯玩。简川抬头看了看正在极速下降的人,心里有点怵,宁柠探头看了眼队伍,排队的人不是很多,转头问简川:“你玩不?”简川有些犹豫,宁柠笑得眉眼弯弯:“你怕啦?”简川迟疑地点点头。“我每次都怕,但是每次都想玩。”宁柠又说,“你别看我哥那样,每次被我拉上去都吓得要死。”说完宁柠冲简川挥手:“那我去啦!”前面人头攒动,宁柠正打算拿出手机打发一下等待的时间,余光瞥见一小块熟悉的衬衫布料,是简川。宁柠有点惊讶,一股不知名的欣喜油然而生,她问:“你不怕啦?”简川抿了抿嘴,干巴巴地说:“不怕。”宁柠调皮地冲他笑:“你说的哦!”排了一会的队,轮到宁柠他们两人了,宁柠把包包脱下来,弯腰放到一边,往简川身边的位子一坐,简川吞了吞口水,手紧紧抓着杆子。座位慢慢上移,然后停顿了几秒,突然加速往上,宁柠一下子尖叫出来,到达最高点停住几秒的时候她偏头看了眼简川苍白的脸,快速说了句:“要下去了。”简川说不出话,手心都是汗,座位突然降下去,失重的感觉让他一瞬间不知道今夕是何年,以至于到地面的时候他的魂还是飘着的。宁柠问他:“是不是很解压。”“是。”简川对着这样青春活力的宁柠,没生出后悔之心。阿余用迎接壮士归来的姿态对待两人,看了眼简川惨兮兮的样子,偷偷问宁柠:“简川是不是比你哥叫得惨多了!”宁柠摇头,阿余“啧”了一声,感叹道:“我说怎么要陪你坐呢,看来是为了在妹子面前装逼诶。”电光火石间,宁柠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在自己说了之前和哥哥一起玩的事之后,简川改变了注意,在他眼里女孩子怕是上个厕所都需要人陪的生物。3宁柠高考志愿跟随哥哥的脚步,报了他和简川所在的大学,等待结果的日子总是漫长的,她就担负起了老妈和哥哥之间沟通的桥梁。她背着她妈做的果干站在宁靖宿舍楼下给他打电话,没人接。她只好寻了一处阴凉地坐下,低着头看起来焉焉的。“宁宁?”简川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宁柠抬起头,简川像是刚从超市回来,手里提了一袋零食。简川走近,目光落在她鼓鼓囊囊的包,问她:“来找宁靖的?”边说边从袋里掏出来一罐冰可乐,开了递给宁柠,轻声说:“天挺热的,宁靖这会应该在辅导员办公室签假条,等会就会来了。”宁柠道了谢,拿过来小口喝着,简川又把整个袋子递过来让她挑,宁柠推辞不过,随便挑了几样。好在宁靖很快就回来了,宁靖又给他妹发了几个小红包,看宁柠眉开眼笑了才呼出一口气。宁靖要带宁柠去吃午饭,简川礼貌地跟宁柠告别,转身进了宿舍楼。宁柠愣愣地看了好久直到简川的身影消失,宁靖拧起眉头看着她这个把“我患了相思病”挂在脸上的妹子,试探地问道:“你对简川有意思?”宁柠收回目光,理直气壮地对上宁靖的眼:“怎么了?不可以吗?”宁靖仔细打量了他家的土妹子,黑长直,大眼睛,怎么看怎么顺眼,他愤怒地对宁柠说:“我拿他当兄弟,他居然想拱我们家的白菜!”宁小白菜一脸惋惜,舔舔干燥的唇,还在为简川辩驳:“他要是真能看得上我就好了,他才是颗嫩嫩的小白菜。”心里默默叹气,简川明显只把她当小妹妹看。宁靖一拍大腿,追悔莫及,还要被宁柠勒令不能告诉简川。4九月,金桂飘香。宁柠如愿进入了他哥的大学,做了简川的小学妹。简川和宁柠大四了,都有自己的职业规划,宁柠也不能总去打扰,很快投入到了自己的新生活。她只是没想到简川再忙也不会错过自己喜欢的人。开学没多久,学校就办了个迎新晚会,宁柠拉着舍友到多功能厅门口验票排队,抬头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简川。简川这人其实很正经,是个图书馆教室两头跑的乖宝宝,按理说新生迎新晚会他不会来,毕竟他都大四了,晚会每年都是大同小异,没什么新意。简川已经验票进去了,宁柠只好继续纳闷地排着队。开幕式开始以后,宁柠被精彩的表演吸引了,暂时把这事抛在了脑后。这会开场的是个跳热舞的小姐姐,活力四射,媚眼如丝,宁柠想这种女孩子,自己要是个男的,肯定要追她的。扭腰、挺胯、摆头、甩头发,动作流畅勾人,红唇魅惑,热情似火。宁柠看得入迷,不想这位小姐姐一开嗓,御姐音更是深深征服了她。音乐骤停,灯光一暗,简川挺拔的身形出现在舞台中央,正捧着鲜花递给正在唱歌的李子婷,场面静了一瞬,随后变得闹哄哄的,起哄声快要把房顶掀起来。宁柠的座位离得远,灯光迷离间,那对金童玉女的身影变得模糊,变得不真切起来,就算这样,宁柠都能想到简川此刻两颊薄红的样子,目光一定是羞涩但笃定的,声音一定是颤抖但温柔的。宁柠想,只是晚会安排好的有爆点的情节吧。宁柠心不在焉地看完了后面半场表演,幸运的是,抽奖环节宁柠居然抽到了三等奖,拿了个拍立得,宁柠有些哭笑不得,这算什么,情场失意,赌场得意吗。散场以后,宁柠没有马上回宿舍。晚风徐徐,带来一股桂花的甜味,宁柠摆弄着刚得来的拍立得,沿着湖边慢慢走着,水波粼粼,湖面上是灯火如豆,微风揉碎了宁柠的一池清辉。风声夹杂着几声吉他声从树木掩映处飘来来,宁柠循着声音走过去,湖边的小亭子里,李子婷的妆还没卸,眨眼间尽是风情,简川的手指在吉他上不甚熟悉的拨弄,低垂着眼睑,很认真地弹着。看来吉他是刚学的,简川这个人很执着,乐器只学一门钢琴,而且技术在经年累月的练习下已经炉火纯青。李子婷托着下巴看着简川,简川偶尔抬起头回望,目光里都是克制的柔情。宁柠下意识转身离开,目光所及处是绿树红花,她盯着草地上点缀的一丛丛淡紫色的细叶萼距花,那么的不惹眼。5都说大学是个整容所,在大学呆了一年以后,宁柠像是洗尽了稚气,改头换面一般明艳逼人。宁柠正对着镜子抹口红,手机突然响起来,是她哥。宁靖毕业以后和简川一起租了房子,自从简川跟李子婷在一起以后,宁柠就跟简川不联系了,偶尔在学校碰见他们俩,也只是淡淡一笑,平淡地打了个招呼,路过以后还能听见简川细碎的声音:“……就是宁靖的妹妹……”宁柠只能把初见的怦然心动藏在心底,笑得云淡风轻。宁柠接了电话,宁靖的大嗓门传来:“妹啊,你哥在外地,有个文件忘记带了,简川的电话打不通,你去我家那里帮我寄过来。”宁柠应了,挂了电话,拿了手机就往他家赶去。按了门铃,没人应,说明简川不在,宁柠的心里不知道是失落多还是庆幸多。往门口的盆栽里掏了掏,拿出备用钥匙开门,房里很暗,窗帘拉得紧紧的。宁柠猝不及防被横在沙发旁边的不明物体绊倒,吓了一跳。鼻尖萦绕着浓重的酒精味,宁柠定睛一看,简川半靠在沙发上,脚边散落一地被捏扁啤酒罐。宁柠皱了皱眉,扒拉了两下,把简川扶到沙发上,帮他脱了鞋,然后到厨房烧了点开水。找了一番宁靖的文件袋,拍照给宁靖确认以后,选了上门寄件,马不停蹄就去买解酒药。宁柠把开水倒出来放凉,解酒药摆在桌上,做完这些,静静地坐在简川旁边,望着这一地狼藉发呆。简川和李子婷刚分手那会都没这么悲伤。那会李子婷劈腿没多久,她就带着新男友在他身边耀武扬威。她刚好去找哥哥,在宿舍底下碰到他们三人,简川的脸上淡淡的,只是双手紧握,在成双成对的人面前有些狼狈。宁柠走上去勾住简川的手臂,脸色自然,“哥哥我来了,我们走吧。”简川愣了愣,宁柠伸手捧住简川的脸颊,笑道:“怎么了。”简川反手捉住宁柠的手,宁柠暗道糟糕,要露陷了,要被自己的冲动行为蠢哭了。可是简川的声音却很温柔,他轻声说:“没事,放轻松,张开手。”宁柠依言张开手,简川的大手扣着她的手,十指相依。她已经不记得那天后面她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她只记得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声。——这是怎么了呢?简川藏在阴影里的侧脸线条柔和,下巴冒了点青色的胡渣。宁柠没坐多久就打算起身,简川却突然拉住了他的手,梦呓般喊着子婷。宁柠面上波澜不惊地掰开简川的手,头也不回地走了。宁靖刚知道简川和李子婷分手的事,就跟宁柠念叨简川识人不清,李子婷劈腿了,嫌弃简川太过正经,不够浪漫。末了还贼兮兮地提起当年宁柠情窦初开,对简川有贼心没贼胆的事。“你说简川对女朋友多好啊,又体贴又温柔的,真是可惜啊,还是我妹有眼光!”宁靖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宁柠也没炸毛,沉默了一会才道:“你说的都对,不尝试才是后悔一生。”宁靖一慌,他妹怕不是又对简川起了什么心思哦。宁柠粲然一笑,双手握拳说道:“我不是一直都对简川心怀不轨嘛。”6宁柠不上课的时候来得更勤了,宁靖享受着他妹破天荒的殷勤,虽然只是顺带的,心里美滋滋的。宁柠新学了几道菜,都会来宁靖住处给他改善伙食,简川一直觉得自己是蹭饭的,宁靖也不戳破,乐呵呵做个知情人。宁靖又出差了,简川就一个人在家。宁柠买了菜按门铃,简川见到她的时候很是惊讶,往门里退了退让出空间:“你哥没跟你说吗?他出差了。”宁柠点了点头,弯腰换上拖鞋往厨房走,简川帮她拎着袋子欲言又止,踌躇了一会问道:“那你怎么来了呀?”“今天吃醋溜土豆丝吧。”宁柠刚拐进厨房的门,又探出脑袋来,“简哥你是真看不出来我喜欢你啊。”简川一愣,想起这些日子的异常来。每次吃饭的时间都卡在他回来的点,饭菜都是热腾腾的。宁柠不找她哥教她高数,反而来找他。学校里有什么稀奇新鲜的事都看着他讲给他听。……原来宁柠这个小丫头是在追他?吃饭的时候简川有点食不知味,不知道在想什么,吃完饭简川主动刷了碗,把宁柠留下来好好谈了谈。宁柠和简川各占据了沙发的一头,简川有点窘迫,犹疑了一会说:“宁宁你还是不要喜欢我了,”安静了几秒,没人说话,“我不好的,你以后会遇到更优秀的人。”宁柠吸了一口气,挪了挪屁股,坐到简川旁边:“哥哥你很好。”简川无奈的摇摇头:“喜欢的事情不能强求,以后你不要这么干了。”他看着宁柠柔软的像绸子一般的黑发,跟人一样乖顺娇软。“我现在还忘不了你子婷姐,这对你不公平,”突然想到宁柠刚高考结束那会,他的声音顿了顿,“你那时候就跟小鸟一样多自由快乐,喜欢一个不喜欢你的人总是痛苦多于快乐的。”宁柠垂着的头抬起来,眼里有泪光闪烁:“我连喜欢你都不可以吗?”简川揉了揉宁柠的头发,声音很轻但是很坚定:“不可以哦,我怕沉溺在你对我的好里面,我们都不要做备胎的。”后来简川送宁柠回学校之后,他们就真的没有再单独见过面。7刚毕业那年她妈一反常态,变得对宁柠的婚事变得上心起来,要知道他妈可是她高三那年为了知道她有没有谈恋爱而晚自习跟踪了她一个星期的家长。周围的阿姨的孩子都陆陆续续带对象回家了,她妈着急催她找对象,宁柠工作累,也没那个心思,都不知道她妈不知道哪搞来的相亲对象,约在了咖啡馆,宁柠一下班就打车赶到那边。宁柠到咖啡馆的时候还早到几分钟,等了相亲男近半个小时他才姗姗来迟。一来就跟看猪肉一样的眼神将宁柠扫视一遍,看上去很满意。“宁小姐,不知道你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宁柠忍了:“暂时没这个打算。”相亲男30多岁了,不停地问宁柠一些很奇葩的问题,从婚礼是中式还是西式聊到生孩子是顺产还是剖腹产。宁柠一阵无语,敷衍过去,趁着相亲男讲累了喝水的间隙,给她妈发微信。是宁宁呀:妈,你这相亲对象哪找的?亲亲母上大人:就那个刘姨介绍的,跟你差不多大,条件也差不多,应该挺好的吧?是宁宁呀:妈,你听说过塑料姐妹花吗?亲亲母上大人:和你聊天真开心.jpg相亲男看宁柠低头玩手机,两道眉毛能夹死蚊子一样,不满道:“宁小姐,你知不知道尊重人。”宁柠忍无可忍,没好气地说:“你才是知不知道尊重人,刚见面就问东问西的!”相亲男翘起兰花指怒指宁柠:“你这么凶,怪不得没有男朋友!”宁柠心不在焉地点头:“是是是,您这么温柔可人一定有男朋友。”相亲男仿佛被戳中痛处般跳脚道:“你才是基佬!你不能这样污蔑人!”宁柠又怼了他几句,相亲男一副扭扭捏捏的小女生做派,像是气极,端起咖啡就往宁柠这边一泼。哦豁,宁柠心下一惊,脾气还挺暴,一个闪身,咖啡……泼在了后面那个卡座上的俊男身上。相亲男和宁柠双双傻眼,相亲男有点心虚,嘴上不饶人,抄起他的包就往外走。宁柠翻了个白眼,今天真是够倒霉的。俊男被泼地一抖,起身看过来。嗯?怎么这般好模样?俊男抱胸,满眼怨念,白衬衫上一片污渍,没被布料吸收的咖啡正往下滴。“宁宁真是好运气。”简川叹了口气,“好久不见。”宁柠尴尬地笑了笑:“好久不见。”咖啡馆对面就是商场,简川去买了一件新衬衫穿上,宁柠狗腿地跟在后面提着袋子,里面是宁柠硬要负责的那件白衬衫。简川跟宁柠坐电梯下到吃饭的楼层,简川问宁柠:“吃饭了没?”宁柠这才想起来今天晚上只喝了口咖啡,肚子不合时宜的响起来。简川笑了笑,把宁柠往店里领。“吃什么?”简川把菜单推给宁柠。宁柠点完简川接过来看了一眼,随口说了一句:“之前不是很爱吃鱼嘛?”宁柠一愣,说道:“我小时候被鱼刺卡过,就不怎么吃鱼了。”简川拿着菜单的手顿了顿。8宁柠把衣服送到干洗店之后,小区底下那只她喂了几个星期的流浪猫今天跟着她回家了。宁柠家里已经有了一只小猫咪,占有欲很强,磨合了几天还是不能很好的相处,宁柠只好发了条微博同城寻找领养的人。很快宁柠的微博就收到一个名为川木川的人的私信留言,有房,家有纱窗,承诺科学喂养,有稳定工作,无小孩,接受回访,定时发猫猫照片视频给宁柠。这条件简直是没得挑,唯一的请求就是需要送猫上门。宁柠看发来的地址,经济条件不错,稍微放下心来,跟人约好周末,把小猫洗的干干净净送它去新家。到了地方,开门的却是简川。不同于宁柠的震惊,简川相当气定神闲。简川从鞋柜里拿出提前准备好的拖鞋摆在宁柠面前,宁柠有点局促地抱着猫穿好鞋,拖鞋上小兔子装饰随着走动一摇一摆。屋子整洁干净,阳台上放了绿植,猫用品也都准备得很充分。宁柠把猫安顿好,简川就在旁边静静地看着她和猫的互动,偶尔闷闷地笑上一句:“挺可爱的。”宁柠被看得不自在,正打算起身告辞,突然想到上回送去的衬衫。“哦,对了,衬衫我下次来的时候再给你可以吗?”“没事。”简川靠着沙发坐下,茶几上摆着茶具,简川边用热水冲淋茶具边说,“光顾着看猫了,还没给你泡杯茶,请坐啊。”宁柠刚抬起的屁股又挨着沙发坐下了,讪讪地说:“好。”宁柠看着热气袅袅,茶香漫漫中简川行云流水的动作,不由感叹道:“简哥真是越活越精致了。”简川无奈地弯了弯唇角:“你就可劲取笑吧。”宁柠嘿嘿笑,接过简川递过来的澄澈的茶汤喝了一口,清香甘醇。“最近工作怎么样?”简川正襟危坐,一本正经地开口道。“啊?”宁柠一脸茫然,“挺好的。”简川点点头,看了眼手上的表,“等下我带你去吃饭吧。”宁柠“噌”地一下站起来,连连摆手道:“不不不了,我先走了。”“走吧。不吃饭就回家。”简川拿起搭在衣架上的外套,快步跟上宁柠。宁柠欲哭无泪:“真的不用了。”简川没说话,用那双黑亮的眼睛看着她。“我家在xx路xx小区”宁柠乖乖地把地址说了。简川开车的时候话很少,宁柠坐在旁边昏昏欲睡,今天起了一大早,现在有点精力不济,车里放着轻音乐,宁柠捕捉着音乐的节拍,不知不觉中沉入了梦乡。宁柠这一觉睡得稳,连梦也不做一个,醒来的时候哈喇子流了一嘴巴,她惊恐地擦了擦嘴角的口水,发现简川把车停到了商场底下的停车场里。简川见她醒了,投来揶揄的视线。宁柠哑口无言,好半天才吐出一句:“等很久了吧。”“没有。”简川轻轻笑了一声,“吃饭吧,睡觉多耗体力。”没睡醒的宁柠眼睛蒙着一层水雾,懵懵地点了点头。9宁靖生日的时候把宁柠也叫上了,三五好友在KTV唱歌。宁柠就坐在那里边吃零食边看着他们一群麦霸抢麦抢的不亦乐乎,简川坐在她旁边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光影变幻,简川看她的眼神似乎柔和的不可思议。宁柠在宁靖的拾掇下和简川唱了一首小酒窝。“幸福开始有预兆缘分让我们慢慢紧靠,然后孤单被吞没了无聊变得有话题有变化了……”简川音色饱满纯净,低着头认真唱起歌来很是醉人,每一句歌词都像饱含着情感。一曲毕。宁柠看着简川后脑勺露出的黑色发茬,压下心头的颤抖。[span class="ql-align-center" style="display:block;-webkit-tap-highlight-color:transparent;box-sizing:border-box;margin-top:16px;padding:0px;color:rgb(34, 34, 34);font-fami

热门评论

ct~2956333

你好

wx~8038778

晚安

wx~179423481

这么长
点击加载更多评论

女子占戈弓虽

竟然看完了,好佩服自己/哈哈/

zeroxo

1

千里迢迢安徽黄山

早晨好

山里的孩子520

未来的小说家,前途无量,/鼓掌/

tcy~176235743

/可爱/

巧克力味咸女

挺好的

q1665555746

好玩的帅哥美女都在这里
打开108社区,看全部评论

我来说两句

我有话要说...

更多本地热点

想找个脾气好的男朋友宠我

14评论

女儿能赚钱又漂亮,可是三十出头还没男朋友,只因…

41评论

真正的爱情是什么感觉?我觉得应该是这样的!

2评论

做一个酷酷的女孩😃

0评论

打开108社区,查看更多本地热点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