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开右上角...
然后点击下方
108社区 - 舟山人自己的APP
立即下载
历久弥坚6
历久弥坚6

《天下第一苦》随笔

“马参军,你肯定想不到吧!”
关羽已近到马良身旁,并把赤兔马给一个兵士牵在一边。
“刚才还在疑惑那脱靴疑阵,并且还和你有过一番方案决策的定夺,怎么这么快就解决问题了。”
“呵呵,我是误入歧途,是误入敌阵中,不听你马参军之言,才有此败的。”
“谁不知关将军你是百战百胜的,怎么会随意失手呢!如果败,难道你也要败的如此春风得意?”
“马参军啊,我知你已经看出我破绽了,至于刚才分兵耳路的决策你是准确的,然后迂回穿插,则这位长沙魏将军,必擒之矣。”
关羽用手指了指身边的魏延,并且还有机位魏延的部将和一些长沙军士。
“那还愣在这里干嘛,还不请魏将军进营帐啊!”
马良微笑在眉,立即命令军士开道,和关羽一起恭迎魏延进寨入帐。
“呵呵,今日能得魏将军,实在令我惊愕,令我称奇啊!”
马良在营帐中还是抑制不住这突来的兴奋。
“今日既得魏将军,则长沙事必成,那韩玄如同瓮中之鳖,已无处逃匿。”
“这一路过来这里,可否有长沙兵往韩玄报奏魏将军已经弃明投暗。”
关羽在欣喜中提出了下一步的建议。
“是我带出来的兵都在这寨中,就只有那个于化参军,顽固不化,但已被我所控制,至于什么长沙兵去韩玄那里,那韩玄没那么好的造化,今之其必擒矣。”
魏延治军有方,所属军士皆唯其所令。
“既然如此,那就开始行动。”
马参军立即部署今晚的后续行动方案:
进入长沙城,将长沙之城改名易姓。
“现在魏延你为先前部队,首先入城,后续关羽和我掩扮成长沙军士的模样趁夜色依次跟进,则长沙已如囊中矣。”
然后按照此策,那长沙城果然轻易被占据,还有那尚在睡梦中的韩玄,都来不及醒来,就已经被魏延一刀而命赴黄泉。

后黄忠见事已所去,亦不可挽回,再经魏延的一通铿锵言辞,终于有所改变。
“以须发代属下之情,也以示黄忠忠义之心,事以如此,皆天命也!”
那黄忠稍微做了一下仪式,将须发割了一撮,然后挥落地下,以告慰自己,同时也似在解脱自己与韩玄的关系。
“好,好,汉升果然忠肝义胆也!”
那关羽看之也大为感动,称手拍快。
云雨林里奇木参天,怪石嶙峋,可谓天之奇石怪状皆为险也,这云雨林地势险要,二面山势如刀劈一般,中间由于树木茂盛,致使路面峡窄,还有涧溪从山上倾泻下来,阳光触及山底已所剩不多,阴凉感觉如同另外一个天地,那灌木高如树枝而展,这云雨林果然是用兵之处。
“军师会让我在这阻击那周瑜,我看这周瑜又不是傻子,这地方如此之险,何以通过。”
翼德按照诸葛孔明的吩咐来此设伏,阻止那东吴过此道,抢夺那长沙之城。
“这云雨林,我还以为是什么好地方,到处都是树木,能看到有光线照到的地方,那就是你挣着眼睛说瞎话,还阴凉幽暗的。”
“将军,我看这是好地方哟,多阴凉的,你看这铠甲穿着,不透气,刚好可以不出汗,出了外面准黏里面皮肤,这哪里去找好地方,军师之选实在是高,是高,真体恤部下军士之情啊!呵呵……”
那糜芳嘴里正咬着一根狗尾草,这狗尾草可比外面的要长一倍以上。
“你舒服了,那你舒服吧!怎么军士会派你做我的部下,还享受来了,还给我撅着那狗尾草,这是设伏,还是东吴的周瑜大都督。”
这糜芳本是徐州陶谦部下,这三让徐州之时糜芳可是亲历过的,后陶谦年老撒手而取,麋芳则与兄长一起归于刘备阵营,并且追随刘备左右。
此后的几年间,刘备由于多次因为兵败而失去了立足之地,麋芳也始终不离不弃,也一起跟随刘备颠沛流离。
后刘备在下邳被吕布击败后,麋芳跟随刘备逃到海西,糜芳也没有生异心要与刘备决裂。
后来曹操曾看中了糜芳的这忠厚之德,也决定想分化刘备的阵营,遂上表献帝奏荐为弃为彭城相,但糜芳嗤之以鼻,不为这名利所动,拒绝受命,而是继续随刘玄德四处飘荡。

“呵呵,将军,那糜芳可是非同寻常之人哦,天下第一苦这名号非他莫属。”
一旁的副将王平也跟着掺和上来。
“还天下第一苦的名气,还自以为是,这苦是别人让他吃的,还是他自愿的,我看是无能才有天下第一苦的美誉的。”
翼德还未从刚才被糜芳刺激神经一下的感觉里恢复过来。
“你拨乱了我焦躁的神经,我现在也要让你受过,也让你尝尝这味道如何。”
这心里一想着,翼德还脸上挂起了满足的样子。
“将军,我这苦,你岂能知之,只有刘皇叔懂我的,其余人一概不知的,这苦如在别的地方吃,我早就飘到哪里去了也不知道,还会让你翼德将军看见,是绝对没有此机会让于你的。”
“还机会,谁要你这臭机会,一直跟着我做对,我往北,你却往南,我说西,你却说东,我说这里不舒服,你却说很爽,就这副样子,还机会,滚的越远越好,这样我才舒服……”
“呵……,翼德将军真逗,诸葛军师果然知将军也,军师这三式奇术,可是大汉的嫡传,如郭嘉、范晔、荀彧都如掺水一样非正品相承的。”
王平觉的那翼德有点睚眦必报的小脾气,但以数见不鲜,所以就以诸葛的才学话题来转移一下彼此的性情。
“我看是糜芳逗,他不先逗,我怎么会逗他,你王平也对我有意见啊!我正言你们,军师安排我来这里,我才是这里的老大,你们一切都得听我的部署命令,最多只是参考一下你们的嘴巴意见。”
“那是,那是的,将军当然是老大了,没有将军我们哪有信心坐在这里,哪有这么泰然自若的聊天说话,早就神情紧张,不知所措了。”
这副将王平跟随刘备多年,对翼德的勇猛是佩服入心的。
“你刚才怎么会让军师的三式与什么郭嘉、范晔……,一起相比啊!是不是你有什么高见?”
翼德也觉的这狗尾草长的与外面挺不一样的,也顿觉手痒,就自然的折了一根放入嘴里,也叼了起来。
这被糜芳一瞟见,糜芳则站起来跑到对面的一灌木丛处,然后炖下来狂笑不止,还用手闷在嘴上让声音不发出来,但总比闷在心里不笑出来好。

“干嘛去啊,糜芳,神神秘秘的,别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要舒服耽那边别过来。”
那翼德看着这糜芳突然扭臀朝自己的头顶而过,本来用拳头想敲他的屁股,由于王平在看着,不好意意思欺负这糜芳部将,所以就动嘴数落了他一下。
“将军,那个三式书籍是不一样的,就是版本会不同的,这北方颍川那边的一派又跟南阳的一派也不同的。”
“尽说些这么深奥的,能不能简单一点的,我翼德是个粗人,以前可是屠豕沽酒的,没有读过什么书籍的,你简单点,也给我文绉绉的,一听这个我就耳朵痛。”
“原来如此啊!浅显易懂一点、浅显易懂一点,不过时间也差不多了,这估计那东吴的周公瑾也该到了,不然如果讲到一半,反而吊了翼德将军的胃口,这总不大好吧!”
王平抬头看了树荫顶漏进来的光线,又俯首看了看,觉的这地上的光斑还稍微变大变亮了。
“别管什么公瑾不公瑾,他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不过来了也白来,我绝不会让他过去的,不然这军师还不找我算账,到时那大哥都帮不了我的,再说,我以前欠打大哥的都还没有还上,所以这次我脸皮再厚,也不会要求原谅的,不过大哥还真不会原谅我的,呵呵……”

热门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

我来说两句

我有话要说...

更多舟山热点

2019城市商业魅力排行榜出炉:舟山位列三线城市!

4评论

一年一度的新女兵入伍了,为保伟祖国出贡献,向你们敬礼!/赞/

2评论

园林公司上班的我只有2千多工资 但也想寻找真爱

205评论

2千工资怎么了?穷人有穷人的活法 就不能征婚了?

143评论

打开108社区,查看更多舟山热点
打开